长桓

吃瓶邪,锤基,GGAD,小英雄,毒埃,欢迎来玩w

【GGAD】罪子(5)(合法黑魔法“生子”)

  邓布利多第一次见到艾萨克是在三年前的夏天。

  

  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吱吱叫着,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落在一窝蜂地涌出教室的小巫师身上,染出了深深浅浅的斑点。邓布利多看着小巫师笑着相携走出教室,讨论着今天晚餐的菜色,这种平凡而快乐的场景让他嘴边的笑意都不禁加深了一些。

  

  今晚再去定两罐滋滋蜂蜜糖吧,蜂蜜公爵新出的蟑螂堆好像也挺有趣的。夹着书本走出教室的邓布利多教授愉快地想到。

  

  刚下到一楼,一帮黑压压的小巫师就像乌云一般压了过来。

  

  “邓,邓布利多教授!不好啦!”

  

  “有个孩子在禁林那边……”

  

  “……是人马族送过来的!”

  

  小巫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声音混杂在一起,令人头昏脑晕。

  

  “大家——安静一下!”

  

  邓布利多用魔杖指着自己的嗓子施了个扩音咒。

  

  满意地看到在场的小巫师都安静了下来,邓布利多继续说道:“你们是说有个孩子被人马族送到了禁林边?”

  

  “是的,那个人马族,他还说要找你。”

  

  三年级的级长被推出来当代表说话。

  

  “带我过去。”邓布利多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跟在小巫师的身后向禁林的方向走去。

  

  禁林边。

  

  一些学生还留在原地围成了一个圈,手足无措地看着中间空地上的幼童。看到邓布利多的到来,他们的眼睛霎时亮了。

  

  邓布利多两步并一步跨到圈里。

  

  那是一个十分瘦弱的孩子,看不出性别,从体型上看最多只有两岁的样子——可能还没有两岁。孩童身上套着一个麻瓜的破麻袋,露出的四肢上有着大小不一的伤口,被污垢粘成了一绺绺的头发贴在同样脏兮兮的脸颊两侧,紧贴着瘦得突出的颧骨。

  

  仿佛感应到了邓布利多的到来,“他”抬起头向着邓布利多的方向看了过去。

  

  周围的小巫师几乎都吸了一口凉气——孩子紧闭着的双眼和无疑让他们对这孩子过去可能有的悲惨遭遇有了更甚的猜测。

  

  眼前的场景让邓布利多皱起了眉,心中浮现出的一大堆问题在出现的一瞬间就被他压了下去。当务之急是先治好这孩子。

  

  他俯下身试探性地触碰孩子的手臂,在察觉到孩子没有反抗的意图后,邓布利多轻柔地将孩子抱进怀里。在叮嘱了级长把小巫师们带去吃饭后,他抱着孩子匆匆地向医疗翼赶去。

  

  邓布利多感觉到那孩子的呼吸轻轻地喷洒在他的颈侧,似有若无的,干涩的童音在耳畔响起,“阿不思,找到你了……”

  

  带着一丝依恋的尾音很快便消散在夏日的风中。

  

  魔杖在孩童开口的一瞬间就已经滑倒了袖口。那句消散在风中的话无疑让邓布利多心中警铃大作,但他却莫名地对这孩子生不出警戒心,而这孩子接下来也没了其他动作,他便当作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

  

  医疗翼内——

  

  “庞弗雷夫人,麻烦你了。”

  

  邓布利多将怀中的孩子小心翼翼递给庞弗雷夫人。

  

  “哦,哦,当然没问题。天哪,这个孩子你是在哪里发现的?看他的伤,这绝对是虐待!太过分了!”

  

  “孩子们在禁林边上发现的……说来话长,你先给这孩子处理一下伤口吧。”

  

  “对对,我先给他清洗一下伤口,你先在这里坐一下?”

  

  “好的,你先去忙吧。”

  

  目送庞弗雷夫人将那孩子抱去了内间,邓布利多随意地坐在了身后的病床上。

  

  近来格林德沃在欧洲的声望越发高了,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霍格沃兹的身份不明的孩子,非常容易让人将两者联系起来进行一些阴谋论的联想。

  

  还有他对这孩子莫名其妙的信任感……

  

  邓布利多揉了揉眉心,纷乱的思绪让他感觉有些疲惫。

  

  庞弗雷夫人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她就带着被洗刷的干干净净,伤口全都愈合的孩子回来了。

  

  “邓布利多教授,我想我有必要问你一个问题——”

  

  庞弗雷夫人用极其复杂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嗯?”邓布利多抬起头看向她的方向,一眼,他就像是中了石化咒一般僵在了原地。

  

  “他——这个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孩子?”

  

  此刻,庞弗雷夫人怀中的孩子身上厚厚的污垢被清理得一干二净,原本的样貌也露了出来。

  

  鲜艳的红发轻易的夺去了人们的第一视线,微微湿润的发尾搭在肩膀上,蹭在脸颊旁,给人一种乖巧的印象。白净的小脸上点缀着几颗淡色的雀斑,瘦弱并不能掩盖他五官的秀丽,甚至能让人轻易地看出——他和邓布利多令人吃惊的相似。

  

  “这……”

  

  邓布利多半天说不出话。

  

  格林德沃的阴谋?邓布利多家失落在外的远亲?阿不福斯的孩子?总之不可能是他的孩子,要知道他自从那个夏天后根本就没有……

  

  在邓布利多震惊到失语的时候,孩子挣扎着从庞弗雷夫人的怀中下来,噔噔噔地小跑到邓布利多身前,伸出瘦弱的双臂,轻轻环住邓布利多的其中一条腿,脸颊贴着邓布利多温热的小腿肌肉。

  

  “阿不思,我终于找到你了。”

  

  感受到小腿上传来的温热的触感,邓布利多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僵硬得向石头一样了。看着小孩瘦得和麻秆似得手臂,他连动都不敢动,生怕伤害到他。他的灵魂仿佛离开了自己的肉体,在半空中俯视着自己的肉体机械地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艾萨克。”

  

  艾萨克,艾萨克……邓布利多反复咀嚼着这个莫名耳熟的名字。

  

  一阵清风拂过,窗外的树叶被吹的身姿摇曳,摇晃的枝叶在室内投入流金碎玉般的光芒。这光芒跳跃到了他的眼前,在艾萨克的脸上舞蹈。

  

  这仿佛跨越了几十年的时光而来的夏日阳光像一记重拳,将他狠狠地打回了那个夏天,那棵树下——

  

  那是森林中最高大的树,夏日的阳光经过它的阻拦也只剩星星点点的光芒来到少年金色的发梢,金色的光晕仿佛盛开在了红发少年的心里。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么,盖勒特?”

  

  红发少年有些忧虑。

  

  “都到这一步了,前面那么复杂的步骤好不容易都成功了,现在放弃也太可惜了吧。”金发少年无所谓地耸耸肩,“况且,最后这一步能不能成全看运气,就连那本书上也只记载了方法,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你怕什么?”

  

  “这可是创造


  生命,阿尔,你不激动么?是真正的创造生命!不是变形术那些障眼法。”说到这,金发少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勾住红发少年的肩,亲密地将脑袋靠在了红发少年的肩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红发少年的耳际,故意压低的嗓音透出几分暧昧,“这可是融合了我们两个的血的东西,要是真的成功了,他就该管我们两叫爸爸了。”

  

  红发少年的耳朵一路红到了脖子根,老半天没出声。

  

  感觉红发少年沉默的时间太长,金发少年伸长了脖子去看他的神情,只见红发少年一副沉思的样子,倏尔一锤掌心,“啊,就叫艾萨克吧!”

  

  金发少年愣了两秒,他没想到红发少年还真的当真了,他都没期待过这个实验会成功,之前说的话只是逗他玩罢了。不过,红发少年这副认真为“他们两个的孩子”想名字的神情,倒是可爱得让他心颤。

  

  “好啊。”金发少年笑着回道,“为什么起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么?”

  

  “艾萨克在希伯来语里是笑声的意思,我希望他能永远自由、快乐。”

  

  红发少年回望金发少年,光斑落在他笑得微微眯起的蓝眸中,像是深海中燃烧的火焰一般明亮而温柔。

  

=================================

啊啊啊抱歉我星期六咕咕了!!

(不过一个没有咕咕的人生是不美好的【X】(其实我是沉迷在海王的奶·子中流连忘返了【X】)

顺便一说,艾萨克这时候已经是有隐约的意识了,他感觉得到他的创造人的爱,毫无疑问小邓投入的感情是比小盖要多的(因为小盖根本不期望这东西能有个什么成果,这东西在他眼里也就是个黑魔法实验而已,和死物差不多)

漫画和小说应该会轮着更(也可能两个一起咕咕【X】

祝大家使用愉快~(❤´艸`❤)


【当GGAD误入GGAD only展子】(一)

来个沙雕OOC脑洞之老头在现代w

灵感如腹泄,深夜爆肝ಥ_ಥ

画风比较草勿介意_(´ཀ`」 ∠)_

未完待续∠( ᐛ 」∠)_

你是我生命中短暂却永恒的夏天。


=========================


这两天忙成狗,《罪子》应该周六更,这么鸽真是抱歉!(土下座)

来张上课摸鱼混更_(:з」∠)_

【GGAD】罪子(4)(合法黑魔法”生子“)

  在艾萨克溜出来的同时,城市的另一头——

  

  纽特找到了遇见过蒂娜的男人。

  

  纽特被骗了。

  

  纽特被囚禁了。

  

  纽特找到了蒂娜并和她一起逃了出来。

  

  纽特收服了逃出马戏团后在街上不知所措的驺吾小可爱。

  

  纽特带着雅各布和蒂娜来到了尼可·勒梅的安全屋,美滋滋地进去箱子里安抚驺吾小可爱。

  

  纽特……纽特发现艾萨克不见了!

  

  哦,梅林的臭袜子!谁来救救我!!果然小孩子的话都是不能信的!!!

  

  一无所获的纽特一头栽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无声呻吟,心里拔凉拔凉的,悲伤焦灼得仿佛一只失去了自己所有财宝的嗅嗅。

  

  像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脑袋埋进稻草堆里自暴自弃三十秒后,纽特觉得他必须得采取点行动了,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纽特好疲惫哦。

  

  他现在既担心不见了的艾萨克,又担心即将知道艾萨克不见了的教授。然而纽特又做错了什么?他只是带了个行李箱而已。

  

  头秃,自闭。

  

  他颤颤巍巍地撑着自己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书桌前,拾起桌上得羽毛笔给邓布利多教授写信,告知艾萨克失踪的现状。

  

  他将写好的羊皮纸固定在猫头鹰的脚上,爬出行李箱,在窗边用深沉悠远的目光送别这只肩负重任的猫头鹰。

  

  守在箱子旁的雅各布看到纽特满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是艾萨克出了什么事么?”

  

  蒂娜:“艾萨克?谁?”

  

  “啊……是的。”纽特幽魂般的声音悠悠地回荡在空中,一股浓郁的黑气蔓延在身周。“艾萨克,邓布利多教授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偷偷藏在我的箱子里跟了过来。”

  

  “现在,不见了。”

  

  纽特面无表情,纽特心如死灰。

  

  “魔法痕迹呢?”蒂娜身为傲罗的素养让她此时保持了必须的冷静。

  

  “我找过了,没有。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就是没有——无论是破坏性的还是保护性的咒语,出去的或进来的咒语——一点魔法痕迹都没有。我施在箱子外面的保护咒也没有被触动,这……不太可能是外部侵入。”纽特皱着眉,“就像是……凭空消失的一样。”

  

  “会不会是他自己出去的?比如,门钥匙?”蒂娜给出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有可能,不过他的动机是什么,谁给了他门钥匙,他又要去什么地方。”纽特的眉越皱越深,几乎要卷成一团了,“他是瞒着邓布利多教授来的,跟着我来法国……法国……有什么和他有联系的人么……”

  

  突然,纽特灵光一闪。猛地抬起头,和蒂娜的视线撞到了一起,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格林德沃!”

  

  “那么他是为了邓布利多教授?所以他要去找格林德沃!”纽特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天哪,这太疯狂了。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怂恿他!”

  

  “格林德沃的势力不是徒有其表,他这么过去……只怕凶多吉少。”蒂娜也皱起了眉,神情凝重。虽然她与艾萨克素不相识,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孩子去送死,她绝对忍受不了。

  

  “等一下,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所以,我们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在这里站着什么事都干不了。”雅各布上前插在纽特和蒂娜中间。

  

  “你说的对。我先把这个人弄醒,蒂娜你负责讯问他,然后按照线索继续追查。至于我——”纽特深吸了一口气,“我去找艾萨克。”

  

  说着,纽特已经问尼可·勒梅要了镊子,扒开了晕倒男人的眼皮。

  

  “那——噢这玩意真恶心——那我呢?我干什么?”

  

  雅各布看着纽特从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抽出一条像小型章鱼一般的虫子。

  

  “你呆在这里,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对你来说太危险了。”纽特把夹着寄生虫的镊子往雅各布手里一放,“帮我拿一下,谢谢。”

  

  看着纽特把打开的箱子重新合上,一直没有说话的蒂娜开口了,“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要从哪里找起?怎么找?”

  

  纽特拎起行李箱,直起身,翠绿的双眼看向蒂娜,“那我也要去。他是我老师的孩子,我不可能不管他。”

  

  屋外的阳光斜斜地照进了纽特的眼中,点亮了一小片澄澈鲜绿的光。

  

  蒂娜突然间就无言了,默默地看着那双眼睛。

  

  “嘿朋友们,我不想打扰你们,不过躺在那的男人不见了没关系么?”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打破了空气中微妙的气氛,尼可·勒梅枯瘦的手指颤巍巍地指向他们身后空荡荡的沙发。

  

  “什么?!”

  

  霍格沃兹,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办公室。

  

  能反映人心底最真实的欲望么……

  

  邓布利多靠在桌子前,端详着自己手上新鲜出炉的监视器。虽说自己不是真的没有办法解开这个监视器,但是为了安魔法部的心,这段时间还是戴着吧。邓布利多冷静地分析着这其中的利弊,平静得仿佛一小时前刚带上监视器时情绪差点失控得人不是他一般。

  

  清脆的敲击声从窗户处传出。邓布利多将猫头鹰放进来,解下它脚上的信封。

  

  摊开信纸,随着视线的下移,邓布利多的脸色越来越差。视线扫过信纸的末尾,邓布利多深吸一口气,语速极快地念了一句咒语,手上的监视器应声而落,进而转移到了来送信的猫头鹰的脚上。

  

  一个破旧的糖罐从角落里飞来,落在了邓布利多的手里。只见糖罐在他手中发出清脆的爆破声,下一秒,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办公室中。

============================= 

       上章出了个很大的bug……在这里修改一下,艾萨克是有严重的视力缺陷的,看东西基本等于高度近视,平时基本都是靠天赋对魔力进行感应从而“看到”。而之所以能清楚看到老邓和老盖,是因为他是他两造出来的,和他两间有特殊的感应。

      所以本文里提到的所有艾萨克关于:看“的动作,都是指闭着的眼睛对着某个物体,好像看得见那样在看之类的感觉。

      本章沙雕番外:

      纽特:好你个老盖头,诱拐小孩子。他离家出走肯定是你鼓动的!

      老邓:我儿子要是伤到一根毛,呵呵

      老盖:是谁,获得了邓布利多的宠爱?(面无表情看向纽特)

===============================

啊,500fo了,评论里抽个宝贝儿给她画个专属掌心GGAD吧( •̀ ω •́ )✧

具体长啥样参考这个合集里的画,之前有发过掌心GGAD哒。需要中奖者提供玉手照一张么么哒~~(´▽`ʃ♡ƪ)爱你呦~

  


【GGAD】罪子(3)(合法黑魔法“生子”)

  “在这里待着,别想再耍什么花样。”

  

  罗齐尔挥动魔杖将艾萨克重重地甩进某个房间,又往男孩身上接连甩了几个魔咒,确认艾萨克已经无法动作后,才转身离开,鞋跟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格外响亮,将她掩藏于内心的情绪泄露无疑。

  

  艾萨克被束缚咒击中,动弹不得,只能就着仰躺的姿势观察周围的环境。婴儿床,儿童画册,手边散落着的小玩具,无一不昭示着这间房间的身份——一间婴儿房。

  

  从房间用心的布置上可以看出孩子的父母对孩子满满的爱意,只是如今这房间中却落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仿佛废弃已久。

  

  黑魔王格林德沃没有伴侣和后代,这个房间也绝不可能是为下属的孩子准备的。那么原本住在这个房间中的孩子和他的父母呢?

  

  被杀了吧。

  

  艾萨克冷淡地想,并没有被这个家庭的悲剧遭遇触动半分。他动了动手指,发现束缚咒的效果差不多已经过去了——魔咒对他总是不太起作用。这个发现倒是让他微微皱起了眉——他不能使用魔咒,这也就意味着他无法自己给自己补一个束缚咒,只能自己保持这个姿势。希望来的人不要太过于敏锐。

  

  还以为黑魔王的手下有多强呢,也就这样吧。比Dad差远了。

  

  门外,脚步声由远及近。艾萨克连忙收敛了自己的表情,继续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假装束缚咒仍在起作用。

  

  咔哒——

  

  门锁打开了,随着来人的走动,地上的浮尘阵阵扬起,飘散在空气中。

  

  艾萨克看到一双黑色的低跟靴子停在了自己面前。

  

  “起来,不用装了。我已经给你解咒了。”

  

  艾萨克还是一动不动,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

  

  “你父亲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做听话么?”

  

  霎时,艾萨克感觉到一股巨力将自己扔到了半空中,视线正好对上黑魔王。

  

  “回答我,谁是你的父亲?”

  

  艾萨克端详着对面留着白色凤梨头的黑魔王,一言不发,内心不屑地撇了撇嘴——看这黑糊糊的一身,看这奇怪的发型,真是没有Dad万分之一好看——Dad的衬衫小马甲,星星魔法袍还有变色羊毛袜可比他好看多了!

  

  在艾萨克暗暗批判黑魔王品味的同时,格林德沃也在观察着这个孩子。

  

  秀气白皙的面孔,温顺平和的眉眼似曾相识,熟悉的,鲜艳的红发垂落在脸颊旁,恍惚间竟似故人相见。格林德沃的眼神暗了暗,深不可测的眼底暗潮涌动。

  

  他轻轻舞动魔杖,一滴血从艾萨克的指尖飘出,悬浮在格林德沃胸前的挂坠前。在两者接触的一瞬间,一阵微弱的红光亮起。

  

  邓布利多的孩子么……

  

  看样子也有5、6岁了,这些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真是保护得紧啊。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这孩子的母亲,是谁。

  

  这个问题浮现在心底的那一刻,随之翻涌出的浓烈的负面情绪是他也没有料到的。邓布利多与他而言,是年少的恋人,可以利用的对象,强大的、势均力敌的对手,背弃了他们伟大事业的背叛者,一个把自己藏在厚厚高墙里的懦夫。无论是这其中的哪种定义,本都不应激起他心中如此激烈的情绪。

  

  他应该杀了这个孩子,但他握着魔杖的手却始终一动不动。

  

  那孩子还在沉默着,直直地盯着他的脸。

  

  算了,留着他的用处更大。这个孩子不太可能是放出来的诱饵,邓布利多不可能让他自己的孩子为了一个成功率未知的计划涉险,应该是这个孩子受了什么人的怂恿,自己跑过来的。不过倒是还有点本事,能够瞒过罗齐尔跟到这里来,该说是继承了那个人的天赋么。总之,这个孩子对邓布利多而言绝对是个绝好的制约,说不定还能把他从那个自欺欺人的高墙里逼出来。

  

  格林德沃这么想着,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理由把这孩子的命留下。

  

  再看那孩子,原先瞪着他的眼眸微微合上,视线落在地面上,纤长的睫羽轻轻扇动,像是在不安。

  

  终归还是个孩子。

  

  格林德沃嗤笑一声,转身欲走,却又停下步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空气中一片安静,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这个小小的空间,空气中的漂浮的微尘反射出微弱的光芒。

  

  停住的脚步声重新回归。

  

  在格林德沃即将踏出房门的一刻,稚嫩而清脆的嗓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艾萨克。”

  

  回应他的是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声响。

  

  身上的悬浮咒被解除,艾萨克一屁股敦到了地上。

  

  艾萨克:……

  

  


====================================

老盖好难写呜呜呜QAQ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下面配的图是沙雕摸鱼,之后大概会画正经的崽子的人设图,希望大家喜欢w

崽子……还是有很多和常人不一样的地方,我尽力把那种感觉表达出来吧ORZ总之老邓是真的很努力在教崽子做人的(字面意思上),奈何艾萨克外表虽然更像老邓,但本质上和老盖却更有相似之处,可愁死老邓了。

老邓:孩子老教育不好该怪谁?当然是怪基因不好!你看,这后天的品味随我,多好!

【GGAD】罪子(2)(合法黑魔法“生子”)

  法国的街头,纽特和雅各布行色匆匆地穿过拥挤的人群,嘴里也不闲着,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接下来的计划。隔着拥挤的人群,一个黑衣黑裙的女人与他们擦肩而过。

  

  在他们相隔距离最近的一瞬间,艾萨克猛地抬起了头,紧闭的双眼紧紧盯着箱子出口的方向。下一秒,原本坐在角落里的孩子已然不见了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黑色的雾状物质。黑雾毫不犹豫地向出口冲去,视出口处层叠的咒语于无物,转眼间便出现在了行李箱外,而纽特和雅各布对此一无所觉,仍旧向前快步走着。

  

  黑雾在原地悬停了几秒,似乎在确认什么。来往的麻瓜都对这拦在路中间的诡异物质视若无睹,依旧干着自己的事情。几息后,只见黑雾已经出现在了黑裙女人的身后,丝丝缕缕的雾气正连接着女人的影子,企图与其融为一体。

  

  融合的最后一秒,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手指悄然回扣住藏在袖子里的魔杖,锐利的视线猛地扫向身后——视野所及之处并无异常,依然被一群愚蠢的,对即将发生的伟大历史一无所知的麻瓜所占据。

  

  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罗齐尔这么想着,回过头,嘴角勾起优雅的弧度,继续向自己的目标走去。一个可怜的,为爱所困的,在大雨中彷徨无助的女巫。多么需要帮助,不是么?

  

  影子里,熟悉的黑暗环境让黑雾形态的艾萨克稍微放松了一点。他清楚自己的计划刚才差一点就失败了,在一开始——如果被这个女巫或者纽特发现了哪怕一点异常的话。

  

  自己还是太鲁莽了。艾萨克冷静地反思。

  

  这个女巫身上带着浓烈的“那个人”的魔法气息,有非常大的几率是“那个人”的亲信。跟着她,能够最快的找到“那个人”。——这是他不惜违背原本的计划,如此冲动地行动的原因。

  

  反思的同时,艾萨克谨慎地一点点扩大了自己的感知范围,试图获取外界的情况——虽然他的双眼几乎不能视物,但通过他自己对于外界魔力的感知天赋,他可以以另一种形式“看到”世界。

  

  在艾萨克的视野里,他注意到女巫的身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粉色的魔力气息,虽然此时颜色稍显黯淡,却也明显不是和黑裙女巫那偏黑色的魔力气息同一类的。

  

  要不要帮她一把?

  

  几乎是这个想法出现的一瞬间,艾萨克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救援行为会打乱他的计划,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要是Dad在这的话,一定会救她的吧。他会对我的做法感到失望么?

  

  这个突然在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让艾萨克一直冷静的内心泛起了一丝不安的涟漪。还没等他细想,突然拔高了十几倍的魔力浓度将他从思绪中惊醒。如果说巴黎街头的魔力浓度是像空气一样稀薄,那么这里的魔力浓度就像是粘稠的蜂蜜一般,甚至令他有些难以呼吸。

  

  他隐约听到外面的响动,似乎是那个黑裙女巫要请那个被她“拐骗”的女巫喝茶,还要给她引见自己的主人。

  

  主人?“那个人”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一个强大无匹的魔法气息正在离这里越来越近,翻涌的黑色魔法气息中间参杂着几缕银色,几乎凝聚成固态的魔力让人胆颤不已。

  

  这样强大的魔力,他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靴子后跟敲在房中厚实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靴子的主人正在一步步靠近,艾萨克感觉到了那个“被拐骗“来的女巫无比慌乱的情绪。

  

  罗齐尔恭顺地低下头迎接黑魔王的到来。

  

  出乎意料的,黑魔王的第一句话并不是给他面前这只柔弱的,迷途的羔羊。

  

  他说:

  

  “罗齐尔,你把什么带回来了?”

  

  “什么?!”罗齐尔显得十分惊讶,情不自禁地抬起头看向黑魔王。

  

  黑魔王回过身,将视线轻飘飘地投向罗齐尔身后的影子。

  

  “阁下不请自来,是否过于无礼?不如现身一叙。”

  

  “Specialis revelio!(原形立现)”

==========================================

    

    作为一个黑魔法产物,还是一个被不成熟的创造者创造,并且之后二十多年都自生自灭的产物,艾萨克肯定是有缺陷的,比如现在的视觉缺陷,还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问题。当时可把老邓心疼坏了。

    然后这个黑雾的状态也是有来因的,也跟当年的实验有关,在这就不说了。

    总之下一章内容大概就是:【父子相见不相识究竟为何?是道德的缺失还是人性的沦丧?】【神奇动物学者纽特在线秃头,是什么导致了他的毛囊早逝?】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脑洞,我会努力加强我的垃圾文笔的ORZ

  

  


【GGAD】罪子(1)(合法黑魔法“生”崽子)

  纽特发现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他蹲在地上,抓狂地揉着自己本来就不怎么服帖的头发。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长得十分精致的孩子,大概5,6岁的光景,红色的头发微微蓬松地环绕在白皙的小脸旁,让他简直可爱得像个小天使。

  

  不,不是天使。这简直就是个小恶魔!邓布利多教授会杀了我的!

  

  纽特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站在他面前的孩子闭着双眼,微微低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抓狂的纽特。

  

  “艾萨克,听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我的箱子的,但是你不能跟着我,我会尽快跟邓布利多教授取得联系,让他把你带回去的。”纽特深吸了几口气,尽量把自己的理智捡起来。

  

  “不,你不能。魔法部的人在监视他。”艾萨克冷静地反驳道,脸上的表情纹丝不动。“带上我,我保证不乱跑,平时……呆在你的箱子里也可以。”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有让猫头鹰给Dad留信,现在他应该已经收到了。”

  

  啊,感觉头顶更冷了。

  

  纽特欲哭无泪,他已经不敢想象邓布利多教授有多着急了。但艾萨克说的对,他确实不能把他送回邓布利多身边,那动静太大了,况且他自己也有任务在身——这也不是个能带着小孩子的任务啊!现在格林德沃可是和他们站在同一片土地上!梅林的袜子!

  

  总之先把这小祖宗放进自己的行李箱里吧,不然待会要是真的磕了碰了,那可就麻烦了。

  

  幸运的是,艾萨克并没有不满,乖乖地听纽特的话回到了行李箱里,仿佛他偷偷潜进纽特的箱子里跟着他走就是为了待在箱子里一般——但纽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待关好箱子后,纽特又掏出魔杖对着箱子连施了好几个保护咒和防丢失咒——虽然上面本来就有很多了。

  

  一旁沉默许久的雅各布终于有机会开口询问了——天知道从他们刚到法国,纽特试图从箱子里找嗅嗅帮忙找蒂娜的踪迹,结果从箱子里拎出一个小孩起,他便完全插不上话了,只能迷茫地看着纽特逐渐崩溃。

  

  “纽特,刚刚的那个小孩是什么人?为什么你这么紧张?”

  

  “他叫艾萨克,是我很尊敬的一位教授的孩子。没想到他居然偷偷跟着我,他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跟教授交代……”纽特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双膝之间,浑身的抑郁简直要化为肉眼可见的黑气。

  

  “额……”雅各布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纽特了“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跟着你么?”

  

  “就是不知道才麻烦啊……”纽特非常怨念。艾萨克这孩子平日里表现得颇为内向,任谁也想不出来他会有胆量瞒着邓布利多教授偷跑出来。

  

  “嗯……要不我们还是先开始找窐妮和蒂娜她们?毕竟你一时半会也不能把那孩子送回去。”

  

  “也只能这样了……”

  

  纽特强振精神,摸出怀里得嗅嗅继续先前的工作,感觉自己日渐憔悴。

  

  ==

  

  箱子里,艾萨克随便往角落里的干草堆一窝,撑着脸颊开始了思考。

  

  他这次不惜离开Dad,跟着纽特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他的另一个“创造者”——也许按照那些学生们的说法,他应该叫“Mum”?身为“造物”,他不否认自己会对自己的创造者拥有特殊的依赖感,但这并不能构成足以让他离开Dad的理由,他之所以来到这里,是为了……

  

  艾萨克无意识地拨弄着颊边细碎的头发,紧闭的双眸睁开了细细的一条缝,银色的微光泻出,引得本来躲在一旁的月痴兽不由自主地向着这边靠近。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眸没有焦点,涣散的目光好像在注视着脚下的月痴兽,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映入他的眼中。

  

  他看到——黑色的高塔上,衣衫褴褛,形销骨立的老人缩在墙边,透过窄小的窗户,锈迹斑斑的栏杆,望向发白的天空远处,一点红影。

  

  他看到——白色的大理石坟墓前,伫立着许多位霍格沃兹的学生,他们低着头,眼眶中含着泪水,为坟墓里的逝者哀悼。

  

  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大悲怆瞬间席卷了艾萨克的心口,随之而来的是眼睛连着大脑的撕裂般的疼痛。要是换作普通孩童,此刻定已忍耐不住地哭叫起来。但艾萨克没有。冷汗从他的额角,脊背源源不断地冒出,他的脸上却还是一片平静。

  

  艾萨克重新闭上了眼睛,安静地等待身体的应激反应过去。

  

  是了,这就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

  

  他要改变这份“命运”。

--------------------------- --------------------- ----------

*非传统生子文!!艾萨克相当于黑魔法造物。

灵感来源于开脑洞时突然想到【当年GGAD年少轻狂会不会涉及过生命创造等黑魔法领域?有没有成功的实验品?】之类的(❤´艸`❤)

私设两人实验的时间就在阿利安娜死的那天晚上的前几天,由于那场混乱和两人都认为这个实验不会成功的原因,两人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了这场实验。

直到24年后,艾萨克被孕育出来,凭着和创造者之间的联系开始了“找呀找呀找爸爸”,找到了老邓。(ง •_•)ง

这篇故事开篇是老邓养了艾萨克三年后,也是神奇动物2的开篇部分,对于以前的故事之后会有描写的。

总之现在小艾萨克要去找喜当爹的老盖啦啦啦XD

(大概是个短篇,记记自己的脑洞爽一爽,如果反响好的话估计会画人设和小漫画(如果我不鸽的话哈哈哈哈(‾◡◝)

掌心小邓在线炫耀!!!

我不仅有阿邓的宠爱我还有阿邓本邓哈哈哈——哈!!!GG你个大猪蹄子就死心吧!!!

(p2你们的美貌小邓,p3未调色原图)

改编魔咒的两人不小心把自个儿变小了w

老盖心智不变,老邓心智跟身体一起缩小啦~

GG:他好可爱!!!

上课也在为GGAD流泪(;´༎ຶД༎ຶ`)